秸秆综合利用,尽所能点

作者:养殖技术

本报记者王腾飞

内蒙古兴安盟是产粮大盟,记者日前调研发现,近年兴安盟告别了秸秆“简单粗暴”的焚烧还田,利用方式越来越多元化,产生了良好的经济和生态效益。随着综合利用不断深入,瓶颈问题凸显,需要各方力量扶持。

秋收时节,大江南北田间阡陌处处一派繁忙景象,乡亲们忙着把这一年的收获颗粒归仓,同样需要收回处理的,还有地里成片的秸秆。秸秆曾是农民烧火做饭、喂牛喂羊的好原料,但随着农村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秸秆渐渐失去用武之地,用不上、烧不得又没处扔,成了让农民和基层干部头疼的“烫手山芋”。

兴安盟秸秆综合利用实现“五料化”

近年来,在秸秆资源丰富的内蒙古兴安盟,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有了新办法,兴安盟委、行署将秸秆综合利用作为发展现代农牧业和改善生态环境的重要抓手,将秸秆“七十二变”,化身成为牛羊爱吃的营养餐、肥土增产的生物质炭基肥、清洁安全的燃料以及环保耐用的秸秆瓦、装饰板等。从禁烧到回收再到转化利用,小秸秆串起了一条低碳环保、加工增值、取之农业又反哺农业的“绿色产业链”,并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和脱贫攻坚支撑点,有力地带动了农牧民增收和生态环境改善。

过去的兴安盟,每到春种秋收时节,遍地的秸秆被一烧了之,乡村处处雾锁大地。近年,兴安盟充分挖掘秸秆的价值,探索出秸秆饲料化、基料化、肥料化、原料化、燃料化的“五料化”利用方式,串起一条低碳环保、农牧民增收、企业增效的“绿色产业链”。

生物发酵作“引”,秸秆就地变身牛羊“营养餐”

在乌兰浩特市振农生物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玉米、水稻秸秆以及紫花苜蓿被碾压成颗粒状的饲料。“可别小看这些秸秆颗粒,按照一定配比加入食用盐等原料,就能变成牲畜的‘营养餐’!”经理包田喜告诉记者,公司每年收购秸秆6000吨,不仅帮助当地农牧民解决了秸秆处理难题,还给他们带去每亩地120多元的收入。

位于内蒙古东北部的兴安盟,既是我国玉米优势产区,也是重要的农畜产品基地。兴安盟每年农作物秸秆产量近1500万吨,出于环保和防火需要,必须进行消化处理;另一方面,为保护草原生态,兴安盟正在实施禁牧和划区轮牧,全盟1300多万头牲畜饲料来源问题也亟待解决。兴安盟把秸秆饲料化作为主攻方向,将秸秆就地转化利用来解决牛羊吃饱肚子的问题。

玉米芯和玉米秸秆经过粉碎、发酵等粗加工,可被制成食用菌生产基料。突泉县菇丰菌业有限公司生产的食用菌棒含玉米芯50%、木屑25%、秸秆20%,每棒可产香菇1.5斤,每个香菇大棚年产1.2万斤,实现销售收入4万元。含有丰富营养元素的玉米秸秆还可用于制作肥料。突泉县通过秸秆制肥料,每年消耗秸秆30万吨,生产有机肥料10万吨。

近日,记者来到兴安盟科右中旗新佳木苏木铁峰养殖专业合作社,大院里几个大圆垛的塑料袋内,装的是发酵好的秸秆饲料,被村民通俗地叫作“酒糟”。

突泉县的新农村建设中已开始广泛使用秸秆瓦盖新房。“秸秆瓦虽然比彩钢瓦贵些,但是隔热保温、耐火防腐蚀,使用寿命是彩钢瓦的5至6倍,还可以循环加工。”鑫泰集团秸秆制瓦厂厂长吴广雪告诉记者,鑫泰集团以玉米、高粱、葵花等农作物秸秆为原料,生产秸秆纤维超强聚酯瓦,年消耗秸秆2万吨,生产秸秆瓦及秸秆建材产品1500万平方米。

打开袋子捧上一把,原本粗粝干硬的秸秆变成了细碎柔润的条缕状,还能闻到一股酒精味和淡淡的清香。

如今兴安盟秸秆“五料化”综合利用量达360万吨,农牧民饲喂和生活用秸秆180万吨,玉米秸秆总用量约540万吨,精细化利用率达60%。

“以前我们也拿玉米秸秆喂牛,但牛只吃叶子不吃秆。而发酵的饲料牛吃得可香了,每次槽里一点都不剩。”该合作社的当家人齐铁峰告诉记者,“酒糟”制作非常简单,将玉米秸秆粉碎装袋后喷上生物发酵剂,注意压实、封严,一周后就可以吃了。一头牛一天要吃30斤饲料,制作成本只要1.5元。

“另一半农业”有经济和生态双重价值

不仅更省钱,也把“粗粮”升级成了“细粮”。科右中旗政协主席青格乐图介绍说,生物发酵剂其实就是一种乳酸菌,发酵后的精饲料易消化吸收,也更有营养,有助于牛羊育肥和防病。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秸秆被认为“另一半农业”,中国农业经济学会会长尹成杰说,充分利用秸秆可产生经济和环境双重效益。

秸秆饲料化的推广,直接促进了养牛方式的转变。再过几个月,齐铁峰养的20多头利木赞肉牛就要出栏了,这种牛比以前养的架子牛出肉率高,可以喂到2000斤,品种的改良加上饲养成本的降低,让老齐现在养一头牛的利润抵得上过去的两头牛,比以前轻松、节省还不少赚。

一方面,秸秆综合利用能调整能源结构,保护环境。秸秆转化为生物质燃料可改善现有能源结构,兴安盟科技局局长王永生说,2吨秸秆颗粒燃烧效果相当于1吨煤,兴安盟年产1100万吨秸秆颗粒可抵500万吨煤。瑞尔生物质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宇欣说,与烧煤相比,秸秆制生物质燃料清洁环保,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含硫量≤0.06%,含氮量低,能有效改善空气质量,且廉价高效,同等加热条件的成本比天然气和电还低。

“秸秆饲料化有效缓解了畜草矛盾,为禁牧和半舍饲、舍饲化养殖提供了重要基础,对改善生态环境和发展畜牧养殖都有重要意义。”青格乐图告诉记者,结合农牧民素质提升工程,科右中旗政协和老科协大力推广就地取材、一学就会、节本增收的秸秆生物发酵技术,经过近两年的试点先行和示范引领,效果十分显著。今年将全面推进,目前已经在12个苏木镇都开了现场会,并为全旗牧户都建立了饲料和秸秆台账,老百姓应用积极性很高,预计今年秸秆饲料化利用率将有大幅提升和增长。

另一方面,秸秆综合利用能够提高土地产出率和资源利用率,增加经济效益。王永生认为,综合利用秸秆可以成为农业产值的重要补充来源。农民出售秸秆,一亩地可增收120至200元,将秸秆制成肥料还田,每亩还可增值600至700元。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1吨秸秆可以制成0.9吨饲料,1只羊一年需要约1吨饲料,1头牛一年需要约3吨饲料,兴安盟目前有1000万只羊、60万头牛,每年利用玉米秸秆可生产饲料约1000万吨,可喂饱全部的羊或者现有数量5倍的牛,可使全盟大部分草原休养生息。

秸秆“七十二变”,找回“另一半农业”的价值

秸秆综合利用需多方支持

从去年开始,兴安盟突泉县太平乡赛银花村村民刘大青,取暖生炉不再用煤了,而是用上了秸秆压缩成的新型颗粒燃料。记者在刘大青家看到了使用秸秆燃料的新型生物质锅炉,左边是圆形灶口,可以架锅做饭,右边是投料入口,一边连接管道直通屋外,这种锅炉政府补贴大半,刘大青只需掏不到500元。

兴安盟秸秆综合利用的效果已显现,但作为新兴产业,面临着技术难题与市场不确定性。多位农业专家建议,应将秸秆产业化列入战略型新兴产业和循环经济产业,争取多方支持。

“用秸秆燃料成本算下来跟买煤差不多,但干净省力多了。不用提前引火,把秸秆颗粒加进锅炉里,打开开关就行了,填一次料能顶三四个小时,火力也旺,还没什么烟灰,再也不用担心煤烟中毒了。”刘大青对这种新型燃料赞不绝口。

第一,加强政策支持与财政补贴。中国农业科学院资源与环境研究室主任朱立志建议,加快制定出台国家层面的秸秆综合利用系列配套政策,包括加大还田补贴、青贮补贴、反应堆技术补贴等方面的实施力度,以及用地、用电、交通、税费等扶持政策,充分调动农牧民及企业参与秸秆综合利用的积极性。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