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乡集体产权改进助贫寒地摘掉,农村集体产权

作者:农业生产

  俗话说,有家便有国,有国才有家。一个国家的繁荣离不开每个家庭的努力,只有千千万万的家庭都富裕了,才会有国家的繁华。

激活农村各类要素潜力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我国在针对贫困农村地区开展了一系列的政策,农村集体产权改革就是为帮助贫困地区脱掉“穷帽子”而准备的。

2016年8月,国家级农村改革试验区贵州省湄潭县宣布成立该省首批村级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2015年,湄潭县启动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试验工作,如今全县16个试点村先后完成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确认、集体资产清查和股权设置与量化等工作。

图片 1

湄潭县的探索并非孤例。在安徽省旌德县,通过探索农村集体资产确权到户和股份合作制改革等“股改”试点,许多集体经济“空壳村”、贫困村甩掉了“穷帽子”。

  激活农村各类要素潜力

“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的大布局来讲,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可以说是继农村土地‘三权分置’重大制度创新之后,中央部署的又一项管长远、管全局的重大改革。”韩长赋指出。

  2016年8月,国家级别的农村改革试验区贵州省湄潭县就宣布成立该省首批村级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2015年,湄潭县启动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试验工作,如今全县十六个试点村先后完成了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确认、集体资产清查和股权设置与量化等工作。

农业部数据显示,经过长期发展积累,目前全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拥有土地等资源性资产66.9亿亩,各类账面资产2.86万亿元。“大体上看,全国平均每个村集体资产约为500万元,这些资产是农村农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韩长赋说。

  湄潭县的探索并非孤例。在安徽省旌德县,通过探索农村集体资产确权到户和股份合作制改革等“股改”试点,许多集体经济“空壳村”、贫困村甩掉了“穷帽子”。

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发展农民股份合作等多种形式的联合和合作,有利于激活农村各类要素的潜力,完善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增添农业农村发展的新动能。“上海市闵行区梅陇镇华二村通过改革,集体年收入从2005年的3300万元增加到2015年的8100万元,年均增长超过9%;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2015年村组78万名社员股东人均分红达5172元,占该区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韩长赋介绍。

  “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的大布局来讲,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可以是说从继农村土地的‘三权分置’重大制度的创新之后,中央部署的一项管长远、顾全局的重大改革。”韩长赋指出。

集体经营性资产确权到户

  农业部的相关数据显示,经过长期发展,目前我国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已经拥有了土地等资源性资产六十六点九亿亩,各类账面资产二点八六万亿元。“大体上看,全国平均每个村集体资产约为500万元,这些资产是农村农业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韩长赋说。

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一方面维护农民的财产权利显得越来越紧迫,另一方面,农民的持续增收遇到多种困难制约。

  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发展好农民股份合作等多种形式之间的联合,这样有利于激活农村各类要素的潜力,完善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增添农业农村发展的新动能。“上海市闵行区梅陇镇华二村历经改革,集体的年收入就有了明显的增长,从2005年的三千三百万元增加到2015年的八千一百万元,年增长超过百分之九;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2015年村组七十八万名社员股东人均分红达五千一百七十二元,占该区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百分之二十。”韩长赋介绍。

“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把集体的经营性资产确权到户,实现农民对集体资产的占有使用和收益分配的权利,有利于拓宽农民的增收新渠道,让农民共享农村改革的发展成果。”韩长赋说。

图片 2

数据显示,到2015年年底,全国已有5.8万个村、4.7万个村民小组实行了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已累计向农民进行股金分红近2600亿元。对于集体经营性资产,《意见》明确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完成对集体所有的各类资产进行全面清产核资。在此基础上,将经营性资产以股份或份额形式量化到集体成员,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

  集体经营性资产确权到户

“集体经营性资产如果不明晰归属、完善权能、盘活整合、创新机制,就难以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发挥应有的作用;如果不尽早确权到户,在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中,这些资产就有流失或被侵占的危险。”韩长赋明确指出,改革说到底就是落实好农民的集体收益分配权和民主监督权。

  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一方面要维护农民的财产权利就显得越来越紧,另一方面,农民的持续增收遇到多种困难制约。

专家表示,在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中,要完善农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以及抵押、担保和继承的权利。

  “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是把集体经营性资产确权分配到户,实现农民对集体资产占有使用和收益分配的权利,这样有利于拓宽农民的增收新的渠道,让农民共享农村改革带来的发展成果。”韩长赋说。

不搞“齐步走”和“一刀切”

  数据显示,到2015年年底,全国已有5.8万个村、4.7万个村民小组实行了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已累计向农民进行股金分红近2600亿元。对于集体经营性资产,《意见》明确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完成对集体所有的各类资产进行全面清产核资。在此基础上,将经营性资产股份或份额形式量化并分配到集体成员,力争用五年的时间基本完成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

我国地区差异较大,情况比较复杂,因此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必须加强组织领导,周密设计、精心组织。

  “集体经营性资产如果不点明归属、完善其权能、盘活整合、创新机制,就难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发挥应有的作用;如果不快点确权到户,在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中,这些资产就有流失或被侵占的可能。”韩长赋明确指出,改革主要是落实好农民的集体收益分配权和民主监督权。

“推进这项改革总的考虑是要积极稳妥,尤其是要稳,要稳步推进,稳慎实施,保持农村稳定。”韩长赋表示,改革要从各地实际出发,首先在有经营性资产的村镇,特别是城中村、城郊村和经济发达的村来开展,要坚持试点先行、由点及面,不搞“齐步走”和“一刀切”。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