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国内种植业余大学崛起年代,国内种植业补贴

作者:农业生产

中国是世界农业的发源地之一,农业的起步比美国所在的美洲至少也早7500多年。

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的对话

我国农业起源于以伏羲氏为代表的草地畜牧业时代。公元前6000多年,中国北方已有了能储藏十几万斤粮食的窖穴,1000多年后,中国南方的河姆渡人已经吃上大米饭。

提要:怎样补贴农业是世界各国普遍关注而又存在较大分歧的重要问题,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在发达国家百余年的发展史中,农业补贴对其现代化功不可没。2011年,我国之所以取得粮食生产“八连增”和农民收入“八连快”,也与这些年启动并不断加强农业补贴有关。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看待农业补贴过程中的经验?如何在合理范围内补贴、支持和保护农业?对这些问题的探索和研究,不但有较大的理论意义而且有较强的现实针对性。

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国一直扮演着先进农业大国的形象。据西方经济史大家麦迪森的研究,中国GDP在西汉末年的公元元年占世界GDP总量的26.2%;到了北宋早期的公元1000年,占到22.7%。宋朝曾占全球总量50%。

目前,我国实行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条件已经成熟,总体上已进入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发展阶段。不断加大对农业的支持与保护,早已成为学术界乃至整个社会的共识。

但是,近代以来,整体世界向民主政治转型,“政治民主化+市场经济+文化多元”成为人类最先进的文明成果。在这一转型中,中国总体滞后,不仅落后于美英法德等欧美国家,也被日本、韩国、南非等国家超越,转型之路可谓一波三折。实际上,今天中国农业的落后,根本上在于中国转型的艰难。

我国农业补贴政策已经由补贴流通环节向补贴生产环节、由补贴消费者向补贴生产者全面转型,初步形成价格支持、直接补贴和一般服务支持等功能互补、综合补贴和专项补贴相结合的农业补贴政策框架。

今天,我们的农业基本上还停留在传统农业水平,与世界农业强国相差甚远。官方承认,中国在2030年前后有可能达到上世纪60年代农业发达国家平均水平。那也就是说,我国农业至少落后了70年甚至可能接近100年。

当前,应在系统评估我国现行农业补贴政策实施效果的基础上,探索设计工业化中期阶段我国农业补贴制度的基本框架,构建适合我国国情,指向明确、结构合理、受益直接、操作简便的农业补贴政策体系。

美国农业生产率是中国的90多倍,日本和法国为中国的100多倍。

记者:现在,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人均GDP已超过4000美元。经济发展的国际经验表明,目前我国实行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条件已经成熟,总体上已进入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发展阶段。不断加大对农业的支持与保护,早已成为学术界乃至整个社会的共识。但在很多年前却不是这个样子。

冠亚体育app下载 ,中国农业的落后局面由几个原因导致:

程国强:的确如此。20年前,我的博士论文就将农业补贴问题作为研究的重点,当时我国的人均GDP不足400美元。当时令我困惑的是,为什么发达国家普遍给予农业高保护、高补贴,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则对农业实行歧视、征税的政策?农业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究竟有怎样的关系?在经济增长过程中,一个国家实现从剥夺农业向补贴农业的政策转变的时机和条件是什么?如何顺应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及时调整政策倾向,支持补贴农业,避免经济增长落入“李嘉图陷阱”?

第一,产权制度落后。世界上所有农业发达的国家,土地都属于农民个人所有,是公民的个人资产,圣神不可侵犯。有恒产者有恒心,农民在农业的投入热情高涨。而中国则完全不同。专家认为,中国现行土地产权主体处于虚置状态(见2012年10月29日《中国青年报》的《中国现行土地产权主体虚置 致征用腐败易发高发》),农民并没有土地的所有权,实际上变成了国家机器的佃农。这就大大影响了农民对农业的投入热情。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农民对土地只索取而不愿意投入。根本上,还是产权的问题。

20年后的今天,加大对农业的支持与保护,早已成为学术界乃至整个社会的共识。这些年来,我国根据工业化、城镇化发展的新形势,不断探索支持农业、补贴农业的机制与政策。如2002年以来,国家启动良种补贴政策,从大豆试点开始,目前已扩大到水稻、小麦、玉米、油菜、棉花、马铃薯等农产品;建立粮食直接补贴制度,为农民提供农机购置补贴、农资综合直接补贴。这些政策措施,对保护农民利益、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保持粮食生产稳定发展、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也为我国建立和完善农业支持保护体系积累了难得的经验。

第二,政府投入严重不足。农业是世界多数国家优先保护的产业,政府拿出大量资金投入农业,其中大部分是以直接补贴的方式进入农民腰包。欧盟每个农户平均每年获得政府补贴超过15万元人民币,欧盟和美国农民收入的40%来自政府补贴;韩国、冰岛、日本、挪威、瑞士等国的补贴更高,农民收入中有60%来自政府补贴。

记者:新中国成立后,我国通过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农业征税等方式汲取农业剩余,长期为工业化提供原始积累。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实施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全面实现由对农业征税向反哺农业的政策转型,初步建立了新时期农业补贴的制度框架,政策创新为农业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而我国农业补贴主要依靠行政推进,多头管理,政策执行受诸多部门影响,难以执行到位。地方保护主义等不良因素,导致补贴资金流失。监管不力,评估机制的缺失,一定程度削弱农业补贴的效用。我国农业支持额度连年增长,相对水平依然偏低。2013年我国四项补贴总额为2000亿元,占全年财政支出仅1.5%,低于一般发展中国家水平。

程国强:我国农业补贴的政策取向可分为3个阶段,即工业化起步阶段的农业负保护政策,工业化进入快速发展时期的农业取予平衡政策,以及工业化中期阶段农业政策的全面转型。农业负保护政策主要通过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和农业征税实现;对负保护政策的调整,以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实行农产品价格支持以及增加财政支农投入为标志;新世纪以来全面取消农业税,探索实施农产品价格支持措施和直接补贴政策等,则意味着我国已初步建立农业补贴制度的基本框架。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