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拼就黄了,好团背里传说风闻频繁揭发

作者:农业生产

图片 1

美团的融资消息可谓一波三折,7月美团曾释放消息传出计划融资10亿美元,估值达到150亿的消息。两个月后,又有媒体传出美团的模式出现了问题,融资已经受阻。紧跟着美团发言人对外表示,新一轮融资已经进入后期,总体融资额为15亿~20亿美元之间。不过随后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指出,美团资金告负,估值已被不断下调,现在目标融资8亿。

内容摘要:今天,一则美团华尔街路演融资空手而归的消息刷屏朋友圈。对此,美团方面对《中国企业家》回应,近期围绕美团的诸多负面,都今天,一则“美团华尔街路演融资空手而归”的消息刷屏朋友圈。对此,美团方面对《中国企业家》回应,“近期围绕美团的诸多负面,都是竞争对手在背后一手操纵,有的已经完全背离基本的商业道德底线。一方面我们予以强烈谴责,另一方面恰恰说明他们对美团的恐惧。”

美团融资的消息具体真相如何,我们或许只能等待消息确认的那天才能有所断定,但资金的迟迟不到位,却很大程度上反应了投资美团背后的风险。

美团负面传闻频繁曝光背后到底是谁在故意搞鬼

一、优势不再,一二线城市份额惨跌

今天,一则“美团华尔街路演融资空手而归”的消息刷屏朋友圈。《中国企业家》记者第一时间联系美团相关人士,对方坚称“我们的融资没有失败,按照美团低调的风格,融资到账才会对外宣布。更何况,只有IPO的企业才会去华尔街路演,美团连个CFO都还没有呢。”

根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生活服务O2O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美团的全平台交易流水和团购类交易流水同比增速已全线放缓,并连续6个月落后于大众点评和百度糯米。此外,易观智库的数据还显示,美团从2015年3月份开始,各项数据已经开始下滑,而大众点评、百度糯米从3月份开始的增速加快。

更蹊跷的是,上述“融资失败”传闻并未给出明确的消息源,美团方面对《中国企业家》回应,“近期围绕美团的诸多负面,都是竞争对手在背后一手操纵,有的已经完全背离基本的商业道德底线。一方面我们予以强烈谴责,另一方面恰恰说明他们对美团的恐惧。”O2O市场的撕逼战,已经从地推烧到了融资。

根据团800的数据显示,从今年7月份至今,美团的市场份额已经从60%多下降到50%,整体下跌10%。美团的日均交易流水约2.5亿,而百度糯米和大众点评都超过了1亿,份额均超过了20%。据悉,美团在一线城市的份额下跌尤其惨重。曾经美团引以为傲的一二线城市,如北京,福州,成都等,市场份额已经降落到40%左右。这对美团来说明显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还不算结束,美团虽未点名,但是字里行间直指“某竞争对手”。美团称,“某竞争对手的搜索业务乏力,缺少新的增长点,他看到了美团模式的先进性,因此势必要千方百计阻挠美团,一方面拼命黑美团,另一方面复制美团,而不顾自身基因、能力的不匹配,胡乱烧钱。”

二、持续补贴,资金的缺口越来越大

而就在两天前,在2015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正式发布“糯米+”O2O生态战略。早在今年7月,百度公司董事长李彦宏更是高调宣布砸200亿元推百度糯米。似乎,美团口中的“某竞争对手”不言自明。

单纯依靠团购市场也许无法承载一个比肩BAT的巨头,但是整个本地生活服务市场却可以。这决定了美团需要在团购、外卖、酒店等多个战场同时面临着新玩家和互联网巨头的战争。进行烧钱大战,成为美团稳固市场份额的唯一选择。

同时,美团方面还向《中国企业家》透露,美团最新一轮融资已经进展到后期,除了所有老股东积极参与以外,已经明确投资意向的国内外投资机构有20多家,总融资额在15—20亿美元之间,公司估值将超过百亿美元。

8月17日,相关人士爆料称接触美团美团在最新融资中佣金率下降到2%,上半年各条事业线月均亏损加起来高达6亿元,相当于每进账1元就同步净亏损2.7元。而美团外卖从去年9月份开始,每月补贴额就将近2亿人民币。伴随着O2O补贴大战还在继续,为了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美团显然无法在短时间内扭亏为盈。

不得不承认,美团为了新一轮融资,做了不少功课。两个月前,美团公布了一份上半年业绩,截至6月底,公司员工数超过15000名,其中线下地推团队人数超过10000名,覆盖城市达到1100个,相比去年8月翻了三番还多;1—6月,美团总交易额达到47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90%,也超过去年全年的总和460亿元。这其中,酒店旅游业务交易额71亿元,电影60亿元,外卖42.5亿元,纯团购296.5亿元。

三、多线作战,美团却没有自成生态

这组数据一出,随即招来各路人士质疑“有水分”。更有报道指出,为了美化数据,美团内部基层员工曾大面积刷单。刷单,一直是O2O领域绕不过的砍,有补贴的地方就有刷单。对于刷单状况,是屡禁不止还是视而不见的数字游戏?外界不得而知,但可以预知的是,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美团以团购起家,最终在千团大战中站稳脚跟,本来凭借领先优势属于美团的时代已经到来,但不幸的是巨头的杀入,使这个市场出现了巨大的变数。而王兴则提出了“T战略”,并计划以团购作为横线,纵向进入包括电影、酒店旅游、外卖等细分领域。

据知乎上一组分析数据显示,美团的几块业务——到店事业群、美团外卖、猫眼电影、酒店业务每个月的亏损状况分别为3亿元、1.5亿元、1亿元和0.5亿元。按照这组数据估算,美团每个月亏损大约为6亿元。

多线作战,这使得美团几乎在每个领域都有更加强大的对手在与其争夺市场。除了团购的正面战场被大众点评、糯米等追着打之外,在外卖、酒店、电影票等领域都相对不乐观。而单打独斗的美团,至今也没有成为一家生态型公司。互联网时代,开放融合才是大势所趋,O2O本就是线上线下融合,更需要一颗开放之心。美团关起门来,四处开战,注定不符合趋势。

不得不说,美团一直奉行低价战略,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而且依然无法建立未来可期的盈利模式,是其最大的痛点。

四、数据造假,资本已经充满不信任

与此同时,有钱有流量的巨头们正在步步紧逼,百度除了砸200亿元推糯米,还为其提供手机百度、百度地图、去哪儿网等入口资源;阿里也启动了新口碑网布局线下本地生活服务,拥有支付宝入口;背靠腾讯的大众点评则有微信这一超级入口。无需赘言,美团四面楚歌的局面着实令人担忧。

根据美团公布的数据,截至6月底,美团总交易额达到470亿元,超过去年全年的总和460亿元。这其中,酒店 旅游业务交易额71亿元,电影60亿元,外卖42.5亿元,纯团购296.5亿元。

即使美团每个业务线的业绩都很漂亮,但是O2O是个烧钱、烧流量的活,“不站队”的美团如何与巨头拼杀?王兴认为,O2O市场的竞争力是满足商户和消费者的体验,资金不是最稀缺的资源,而且,美团烧钱的效率比竞争对手高。

不过在紧跟着的7月,刚从美团独立出来的猫眼电影宣布,7月份交易额达22亿元,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友商等业内人士对该数据均表示了极大的质疑。要知道7月份全国电影票房达54.9亿元,据电影票房吧统计,电商票务占据46%(约25.3亿元),若猫眼占据22亿元的话,则包括大众点评、格瓦拉、微信电影、淘宝电影、百度糯米等在内的其他平台加起来仅卖了3.3亿元的票房。而这明显不符合眼下的市场格局。

强大的线下地推团队,无疑是美团的最核心竞争力。但是,今年4月大众点评推出的“闪惠”,5月美团推出的“超级代金券”都实现了自动减免或者打折,很快就会把团购送进坟墓,未来不再有团购券,也不再有线下铁军。未来的商户运营不再需要和销售交流,后台商户可以根据大数据分析、实时运营自己的推广又会等方案细节。

而电影还并不是数据造假主要战场,在外卖领域为了抗击劲敌饿了么,美团外卖大打价格战,满减多少,就给商家补贴多少。为了获得更多补贴,商家开始组织学生用手机下虚假订单,补贴款到账后双方再分成。酒店旅游业务的数据真实性也存在诸多疑问。这些并不真实的数据,对美团融资带来的障碍十分巨大,至少投资人在衡量这些注水的数据时肯定会给美团的估值打上一个折扣。

从百团大战拼杀出来的美团,曾是一个攻城掠地的狼性杀手。它的模式很简单,进入一个领域投资巨额补贴,用低价攫取市场和用户。因此,美团的T型战略依然需要其在每个领域投入大量补贴。即便其收获20亿美元新一轮融资,也只是缓兵之计,如果依然无法给出一个清晰的盈利模式,未来很可能资本受挫,一旦出现资金链问题,已有的市场份额将朝不保夕。

五、内部动乱,高层人事军心不稳

这家百亿美金的公司,能否反戈一击,再杀出一条血路?仍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自营模式和多个领域的扩张让美团公司规模急速膨胀,在短短的一年时间,美团的员工数就增长了超过一倍,这不仅带来的是人员成本的剧增,更带来大量管理上的问题。其实美团的内部人事动荡一直在互联网圈内非常出名。相关人士透露,跟随王兴连续创业的销售副总裁杨俊已经离职,和王兴一个宿舍的兄弟王慧文则逐渐被边缘化,而最重要的高管之一已经有了离职的倾向。

这些消息或许无法证实,但我相信传言不会空穴来风。多项业务四面受敌,业绩压力越来越大,长期的高强度作战,带给高层的压力越来越大。年初面对媒体时,王兴也曾坦白承认,公司发展太快,自己的管理能力还有待提升。人事地震的深层次原因,恐怕还是王兴给美团定下的不切实际的目标。而高层的动乱,给底下的员工也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本文由冠亚体育官方入口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